隨著反“四風”、改作風的深入,從嚴治黨成為政治新常態,一些幹部身上的“不適應症”也越來越明顯。比如,取消貴賓廳等細緻服務後,有的縣委書記居然不會辦登機了,比剛進城的農民還懵懂,訂票、取票、換登機牌等,不問就不知道,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;一些幹部去醫院不知道怎麼掛號、乘公交車不知道如何投幣刷卡;沒有人代擬講稿、安排事宜,就不會說話、不會寫文章,甚至不會思考……(11月3日人民網)
  領導幹部工作生活“難以自理”,居然到了這個地步,這種“本領恐慌”讓公眾笑不起來,反倒令人憂慮。
  領導幹部“四體不勤”,連自己都照顧不了,處處需要別人侍候,還能為百姓當公僕嗎?肯定不能。這樣的領導幹部高高在上,遠離百姓,不曉得百姓疾苦,與百姓沒有共同語言,不拍腦袋亂決策禍害百姓就謝天謝地了。
  這些領導幹部之所以“難以自理”,“四體不勤”,是因為他們手握權力,當官做老爺便有埋單之處。試想,如果他們只是普通幹部,想讓人侍候門都沒有,那些“馬屁精”也不可能媚權奉承。這就是說,權力與待遇是相聯的。當然,握有權力的領導幹部並非都淪落到“難以自理”“四體不勤”的份上,有許多握有權力的領導幹部如焦裕祿、谷文昌、楊善洲等,和群眾同甘共苦,為官一任、造福一方。然而,如果當上了手握權力的領導幹部,不能正確對待手中的權力,“難以自理”“四體不勤”是早晚的事。讓人想不通的是,一些基層“父母官”權力不大,法定的待遇不多,也“難以自理”“四體不勤”,這顯然是權力待遇的過度濫用。
  領導幹部工作生活“難以自理”“四體不勤”,其實是官員的腐敗,它像毒瘤一樣散髮著臭氣,具有很大的傳染性與腐蝕性,如果任其蔓延,會把握有權力的官員們爛掉,會動搖我們的執政基礎。因而,必須把領導幹部手中的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,削減並限制其待遇,或把其待遇也關進制度的籠子里。要進行制度設計,把領導幹部是否工作生活“難以自理”“四體不勤”納入考核範圍內。對有這個毛病的領導幹部要亮警告牌,限期整改,對那些整改不掉者,當摘其烏紗,讓其回家種紅薯吧。
  文/於文軍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官員工作生活“難以自理”令人憂慮)
創作者介紹

kite

il34ilvrx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